江苏宏德文化出版基金会

我们的宗旨

江苏宏德文化出版基金会
新闻资讯
理事长府建明主讲“古籍整理与学术研究”
发布时间:2023-03-30   浏览:443次

本讯网 2023年3月30日下午,江苏人民出版社原总编辑、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江苏宏德文化出版基金会理事长府建明先生做客厦门大学,开展了题为“古籍整理与学术研究”的专题讲座。厦门大学宗教研究所所长、厦门大学道学与传统文化研究中心主任黄永锋教授担任主持人。厦门大学哲学系师生以及来自全国各地的哲学工作者和爱好者在线下或线上参加了本次讲座。 

照片1

照片2

 

 

01何为古籍整理?

府教授从现代学术规范、国务院的相关规定、古籍的内容及形式等方面探讨了关于古籍整理的界定问题。首先,从现代学术规范来讲,古籍整理是对传统文化典籍进行系统整理的一项工作。它既是一项独立而专业的学术活动,也是国学及相关学科研究的基础。其次,从国务院的规定来讲,古籍是指1911年(辛亥革命)以前的传统典籍,民国时期的典籍不包括在内。在这里府教授对图书分类中的“古籍部”和“特藏部”做了特别的说明与强调,并根据自己的经验,建议年轻学者们在申请国家社科基金的时候,要特别注意“古籍界定”这个问题,避免因此而产生不必要的麻烦。最后,就内容来讲,古籍包括传统的经、史、子、集等典籍;就形式来讲,既包括传世刻本,也包括甲骨文、金石文、竹简、帛书、写本、抄本、稿本,等等。

02古籍整理的基本知识

关于古籍整理的基本知识,府教授主要从文献学的基本知识、古文字学知识、中国古代文化知识及相关领域的基本知识等四个方面展开。府教授指出作为宗教学、中国哲学、国学等专业的学生,古籍整理是一项非常基础的工作。因此,我们首先需要适当掌握目录学、版本学、音韵学、训诂学、校雠学等文献学的基本知识,若涉及出土文献和民间文书,还要掌握一些文物学的基本知识。其次,古文字学知识,特别是有关文言文的基本知识,这是古籍整理和研究国学时需要具备的最基本知识。这里,府教授特别强调不同时期的文言文有不同的风格和特点,因此,需要在阅读和运用时不断揣摩和熟悉。再次,学者需要了解中国古代文化知识,例如朝代、纪年、职官、称谓、科举、历法、地理、礼俗、音律等。最后,相关领域的基本知识对于研究者来说亦是非常重要的。如整理佛教典籍,就要了解佛教的知识与名相;整理道教典籍,就要了解道教的知识与术语;整理民间宗教典籍,就要了解民间宗教的知识与术语等。

03古籍整理的一般性技能

关于古籍整理的一般技能,府教授主要从以下四个方面展开为全体师生及学者做细致地解读。第一,关于校勘记的撰写,府教授指出如果是刻本,要选择一个善本,作为工作本,然后用其他的版本进行对校。通过对校,写出校勘记。而校勘记一般包括两方面的内容:一是不同版本的字词异同;二是校勘者择善而从的原因。在这里府教授还指出若是会注或集注,一般还要做更详细的注释。第二,看懂、弄清全书的凡例和旨趣的重要性。研究者拿到一本古籍,若该本有凡例、弁言等,先不要急着直接点校正文,而是要先把这些内容完整地看一遍,并理解其意义,然后再开始点校。第三,在古籍的整理过程中,断句是最核心的一步。断句对了,意思基本上就明白了;相反,断句错了,则意思就走偏了。在这里,府教授特意强调了断句中的三个注意事项:(1)标点符号尽量简单化,避免造成不必要的麻烦和笑话,常用的五种断句标点为逗号、冒号、句号、引号、分号。(2)书名号、专名线(人名、地名等)也是要下大功夫的,这是个地雷,建议尽量简化,或者直接省略。(3)感叹号少用或者不用。第四,古籍整理过程中还要熟练掌握繁体、正体、异体、异型、俗体、本字、通假字等。府教授建议大家一定要备一本《现代汉语规范手册》和一本《古代汉语字典》,随时翻检,最后到达熟能生巧的地步。针对这点府教授还强调了在点校过程中的五个注意事项:(1)繁转简与简转繁有时不是一一对应,要认真区别和理解。(2)不要把异体字当成繁体字,“异体”是对应于“正体”而言的,绝大多数的异体字是可以径改为“正体字”(即正式而规范的繁体字),除了在人名中,按“名从主人”的原则必须异体字。(3)“异型字”是指刻版和印刷体中的不同字型,是特定时期形成的,都要改成“正体字”。(4)俗体字在写本和抄本中出现最多,在古籍整理时,为尊重文献意义,尽量以影印的方式保留原貌;如若排印,可造字保留原貌,同时另出注释。但如果是一般的学术引用,可以径改为正体。(5)本字和通假字,前者在古籍整理中和学术引文中都应该保留原样,后者在古籍整理中应保留原貌、在学术引文中可以径改为正体。第五,值得注意的是在一些特定古籍中,如道教的符箓、扶乩中,会出现许多生造字(生僻字),这是有特定宗教意义的,在古籍整理和学术引用时,都必须保留,不能随意更改。

04古籍整理的基本工具书

关于古籍整理过程中的一些基本工具书,府教授根据自己四十年的编辑和出版经验,为师生及学者们提供了以下几种类型的工具书,并针对不同工具书的特点为大家做详细的解读。首先,一般工具书,可参考《古籍整理释例》(许逸民著,中华书局)。其次,语言文字工具书,可参考《古代汉语词典》(商务印书馆)、《古汉语常用字字典》(商务印书馆)、《辞源》(商务印书馆)、《汉语大字典》(湖北辞书出版社)、《汉语大词典》(上海辞书出版社)、《现代汉语规范手册》(语文出版社)等,并要学会查阅《说文解字注》《康熙字典》等传统工具书。再次,中国古代文化知识工具书,可参考《中国古代文化常识》(王力著,中华书局)、《中国文化常识》(吕思勉著,天地出版社),以及其他的工具书。最后,相关研究领域的工具书。如涉及佛教的,可参考《佛光大辞典》(国家图书馆出版社》、《佛教大辞典》(江苏古籍出版社);涉及道教的,可参考《中华道教大辞典》(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道教大辞典》(上海辞书出版社)等。

05学术研究中对古籍的引用

关于学术研究对古籍的引用,府教授为大家总结了九个非常重要的经验:(1)如果引用整理本,尽量引用专业出版社的版本,如中华书局、上海古籍出版社、凤凰出版社(原江苏古籍出版社)等。(2)再权威的整理本也会有错误,所以要注意识别,可以在引用时进行纠谬和说明。(3)直接引用原始本,要进行处理,起码要作基本的句逗处理。(4)引用古籍与古籍整理不是一个概念,不要死板硬套古籍整理的方法,更不可死板硬套文物修复的方法。学术研究中引用古籍,一般要严格遵循国务院颁布的《国家通用语言规范法》的若干标准。(5)电子本可运用,但这类版本错误颇多,要进行再加工。如果只是一般错别字,可以径改;如果涉及文义变化,则要进行注明。(6)一些传世经典的引文,如果没有歧义,不必详注版本情况,只需在引文后括注书名和篇名,或者在首次引用时注明一下版本即可。如“四书五经”“先秦诸子”等。不要造成“精致的平庸”。(7)涉及到稀见典籍,特别是与研究课题密切相关的典籍,则尽可能注明来源。(8)古籍引用时,如果是零星引用,要注意与自述文字相契合;如果是整段引用,也要注意上下文气之贯通。(9)在引用外文中的中文典籍时,要尽可能还原成中文原典的文字,不能简单意译或音译,以免闹出“孟菲斯”“常凯申”之类的笑话。

结  语

讲座末尾,府教授建议大家,为了对古籍整理的方法与学术研究之关系有更深入的了解,建议大家可先选一本书进行点校,以增进此方面的感性体会。同时,师生们就古籍版本引用、人工智能在古籍整理中的运用以及新旧版本书籍的界定等问题向府教授请教,他均给予详细到位的解答。黄永锋教授发言互动,对府教授精彩的学术讲座表示感谢,并指出古籍整理在宗教学、中国哲学、国学等学科研究中的重要意义,鼓励学生们做好学问的基础性工作,方能在专属的领域中深入并形成自己的研究特色。著名国画大师李苦禅云:“鸟欲高飞先振翅,人求上进先读书。”春暖花开的时节,府建明先生的这场学术讲座使与会听众如沐春风,意气奋发。


025-89687537

宏德基金会学术秘书:黄先生

邮箱:Jiangsuhongde@163.com

邮编:210093

地址:江苏省南京市栖霞区仙林大道163号南京大学星云楼406

感谢您对江苏宏德文化出版社基金会官方网站的关注!欢迎您持续关注宏德文化基金会官方微信。了解更多我们的详情讯息。谢谢!
您的意见,我们在听!请将您想反映的问题、提出的建议告诉我们,我们会及时进行处理并与您取得联系。谢谢!

江苏宏德文化出版基金会
扫码了解更多
备案号: CopyRight © 2022 江苏宏德文化出版基金会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